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

看日本二線城市消費低迷

港人遊客到日本旅遊大多都是一些一線城市,如東京、大阪、名古屋、廣島等等,這些城市人口較多,消費力較強,特別是東京和大阪,屬超級城市,人口甚至佔了全國人口差不多一城,這些城市大家都感覺到活力,消費力強,如到東京買個龍蝦麵包都要排長龍,感覺經濟能力亦高。

但這次到日本一些二三線城市旅遊時,風光無疑很美,環境舒適,但是同樣地看到一些當地經濟活力低迷的問題,特別是在商場內。到日本遊總會到一些百貨公司,這些百貨公司大多在火車站附近,因為交通方便,人流亦較高,但是這次到過高松、岡山、米子等二線城市,他們都有一些百貨店,但是人流是相當冷清,售貨員比客人還多。



這店是在米子市的高島屋百貨店中午十二時,人流明題冷清,售賣女士衣服樓層幾乎一個客人也沒有人,只是到了地庫售賣食品才有人流較多。這種情況在另外幾個二線城市情況一樣。這些城市人口八十萬人以下,旺角加多個觀塘人口已經多過了他們。留意高島屋已屬於高檔市場,但現環境明顯多年沒有裝修,停留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樣子,這可以預料由於收入不高,也難以進行翻身工程。

日本人口老化,特別是在一些二三線城市更甚,鄉郊就不用說,雖然有報導指一些年輕人也開始回到自己的家鄉生活,因為大城市的生活質素低和而生活成本指數又高,但是從這些遊覽看,年輕人相信仍然傾向到大城市尋找機會。亦因為這樣,也影響了二三線城市發展的阻力問題。

外來遊客或可以讓這些城市帶來經濟收益,因為日本在這方面無疑是在比起其他國家為優,雖則語言不通,但是其他基本設施絕對可以蓋過這些缺點。

日本二線城市發展,或需要遊客來支持,這樣引回年輕人到這些城市,重拾經濟動力。

2017年12月4日星期一

日本「石見銀山」看地方歷史興衰

到日本玩是不少港人每年的指定旅遊點,以往大家都會去東京,但311後港人少去轉戰到大阪,但近年開始不只是這兩個地方,還開發了其他日本其他地區。事實上日本雖然不及中國地大,但是仍然有一些文化歷史可以值得一看,當中山陰山陽地區便是。

山陰山陽亦叫作中國地區,看當地一些報紙便會知道,當地有一份報紙叫「中國新聞」便是在山陰山陽地區發行。當中到山陰遊玩,最常見便是到鳥取沙丘或者出雲大社,其實另有一個值得一看是「石見銀山」,「石見銀山」位於大田市的大森地區,該地方在2007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其理由是因為這地方曾經是盛極一時的銀礦山,高峰期曾經是全球銀礦產量的三成。「石見銀山」在公元1300年左右被發現,到了1500年左右正式開採。由於是銀礦,自然是兵家必爭之地,在日本戰國時期一直有不少人為此銀礦爭奪此地,最後到了毛利家族勝出,並以銀礦的銀進貢給當時的豐臣秀吉,並此作為入侵朝鮮主要資金來源。 事實上由於當時盛產銀礦,連外國也會向他們採購,當中就包括中國和朝鮮的走私商人,當時中國明朝時代和朝鮮正值海禁,但這些國家私下其實仍有商業往來,日本以銀交換中國的紡織品。


石見銀山當時人口眾多,曾達到二十萬人,但也有歷史學家懷疑這人口數量,因為當時大阪也只有二十八萬人,不過這地當時也很富有,因為採礦致富,所以地方雖少,但是寺廟眾多,達到一百座。不過採礦是一個高風險行業,所以當時人口平均年齡只有三十五歲,比起當時日本人口平均年齡五十五歲少了很多。這個礦山發展為一個經濟篷勃的地區,但是礦石始終有一日採盡,到了明治維新後,開始走下坡,到上世紀中期正式封山停產,歷史三百多年。


在遊覽石見銀山時到了一間餐廳吃午飯(行完銀礦山出來第一間餐廳便是),更認識了這兒的老闆兼廚師,原來同時他是一位和尚,他的爸爸在此出世,他則在名古屋出世和長大,在一年半前回來經營了這間餐廳,他跟我說了當地的歷史和現況。他說現在當地人口只有四百人,而這照片的楓樹旁便是石見銀山的幼稚園,這兒只有十一個小朋友,不過去年卻有十三位嬰兒出世,是一件頗為特別的事情,或者是這地區一個改變的開始。

到石見銀山遊覽不是要看一些驚世美景如萬里長城或者金字塔,而是看它的歷史進程,看到這兒因一個銀礦曾經成為盛極一時的地方,但也隨著時代發展而走入歷史洪流中,這是看一個地方的興衰史。城市發展往往是因為一些特殊情況如礦產、當地獨特地理形勢而興起,但也因為有其他事物能夠取代後便被淘汰而被遺忘。石見銀山便是一個例子。


不過日本人也懂得保育其文化,政府努力保留這個文化歷史,所以才會成為世界文化遺產。而現在的石見銀山,雖然沒有昔日的繁盛,但現在換來了一種鄉郊的寧靜,而且這地區在自然環境保育很好,所以能看見很多完整的森林,秋天來看紅葉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2017年11月28日星期二

由何志平到低端人口看中國社會未來

何志平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相信會是一場漫長的訴訟,由他的朋友一一劃清界線到國家說明要遵守當地法律云云,就可以看到一個他跟曾蔭權的下場都是一樣,沒再有利用價值時,會被放棄,即時你曾經做過什麼事,都會被離棄。

這兩日北京將一批基層市民驅離家園,數以萬計基層市民被流放,香港媒體少有報導,當然大家心知肚明,在今天大氣壓下,誰會說北京這個帝都的壞話呢?這些基層市民大部份都是非京城的戶口,但卻是在當地住了多了,他們收入不高,然後被當局稱為「低端人口」,人是有高低之分,雖然是很現實,但相信也不會宣之於口,可是當局卻真正赤裸地跟大家說出來,這種現實作為人性的心理,不無悲痛。這次跟何志平被拉,同樣是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就是人性有沒有,其實在乎你有沒有利用價值。今天你沒有價值,人也只是一件貨物,搬走就搬走。

每次有這些新聞,你身邊的人特別是一些所謂的愛國人士,都會當自己文盲咁,當不知自己發生什麼事樣一樣。不聞不問,即使跟他們說了,也只避開話題。由「何志平」到「低端人口」都是一樣。

「低端人口」一詞,以後也不寫這一詞了,實在很侮辱人的尊嚴。低收入或者賺錢不多就可以被流放嗎?驅逐人家沒有好好安置,這是真正做到脫貧嗎?這就叫做中國夢嗎?

中國原是儒家發源地,儒家重孝義、尊師重道、重人性基本,到到今天,這些都消失了,但有孔子學院四圍招搖撞騙,現在重教益,其他一概免問。「人口」成了一種詞語般缺了人性,大家所追的中國夢就是這些。這就是今天的國技。

這種國技的神髓就是沒有價值的通通都要說再見,被刪掉。

由北京開始,這種概念會推往其他地方,基層人口被大遷徙,以為古代歷史才會出現,想不到今天再次歷史重演。

跟人劃清界線,所以我們沒有何志平這種人,所以我國沒有貪腐。
趕走基層人士,所以沒有窮人,所以我國沒有貧窮。

明不明白? 成功提升我國人格與脫貧了,繼續向中國夢進發。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香港角色由超級連繫人到超級連累人

何志平一案出現,再次讓大眾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盒子,就是現實上所謂高官名流的面具,以及出事後各方人馬即時劃清界線,見盡人世冷暖的殘酷。

這些事情以往都知,只是有人避而不見,或者扮唔想聽唔想知,只說名人紳士就是好人、正派。

反而這事上大家要學習今天社會上的商業運作,特別是要理解中共現時對商業行為上的主導以及「識玩」而且甚為到家。

在上世紀改革開放時,中國有很多民企,當中有涉及是香港人投資的,也有中國大陸民間自己做生意,因為當年生產成本低,人工平,所以「Made in China」的產品銷售到全球海外,也成就了世界工廠這名稱,民企在改革開放當中是擔當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是拓荒者。但隨著經濟發展,人工成本增加,世界工廠角色也有淡化跡象,但同時間一些高技術的產業也開始出現,如一些基建工程、高鐵工程輸出海外,但是這些產業並不是民企,是國有,又或者當中是俱混種模式發展,海航到近日的中國華信能源便是這類型模式發展。

那麼民企角色淡化,一來成本上漲,二來今天中國經濟發展再不是一些輕工業,而是需要密集資本和高技術含量,民企未必有能力,反之需要有龐大資金才成功,那麼國家提供資金便是一條出路。可是國際社會亦有一套玩法,外國政府也不想中國政府每每介入他們的經濟時,這些如中國華信能源便成為一種「混合謎糊」狀態的公司由此而生,避過外國監管,做一個中間人,外表是民間企業,實際上其實是黨國企業。

而香港作為一個中國窗口港,正如梁先生常說港人可以擔當「超級連繫人」角色,為中國打開新時代云云,其實所謂的超級連繫人,其實只是「人頭」、「代理人」、「白手套」。這次何志平便是這種角色人物,老實說,這種工作香港是有其條件的,一來稅務上、資金進出、社會開放等等都是很適合,「超級連繫人」並無不妥。但關鍵是如何懂得利用這個角色的界線和底線,那些可為,那些不可為,但可是很多人不可為而為之。

現在何志平卻做了一個「超級連累人」,不只連累了自己,還連累了這次原本不少人說要提倡「超級連繫人」美名而沾污了。當中原來有人做了這麼多過了底線的行為。不過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即使何志平成了連累人,但是依然會有人排隊做這些事情。不過由連繫人變連累人,對於香港角色,無疑是降格,也壞了名聲。至於何身邊的人除了太太外,也一一離他而去,劃清界線,也是預料中事,始終食得咸魚抵得渴是不變定理,國家沒有負他,是他自願,所以國家與他撇清關係,其實正常不過,國家也沒有欠他的。

所以董生扮聽唔到、馬時亨話冇佢電話,其實真係唔係咩大不了,因為去到呢個地步,唔會有人咁有義氣保你,你估你老幾。

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香港成為國際乞衣港

近年在港行街,特別是一些香港熱門的旅遊景點,如尖咀天星碼頭、灣仔往稅務大樓天橋、銅鑼灣行人專用區、旺角大街小巷。都發現一樣蔚為奇觀的現象,就是有大量乞衣在乞食。當中可謂五花百門,不同流派也有,而且來自五湖四海。這種現象,港府是需要正視。

乞衣在港發展成為一個國際集團,在街上不只是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乞衣,還有一些西方國家的人士在乞食,這些西人外表雖則不同傳統我們既有概念的乞衣外觀,因為他們是衣著整齊,沒有病痛,甚至是外表和旅客一樣,不過當中會掛著一些名牌,上面寫上中文和英文,大意是自稱旅遊人士,想環遊世界,現沒有水腳,希望繼續旅程之類所以行乞。眼見一個西人,每天都站在灣人行人天橋,背著背包掛上名牌,站著數小時。這種類型以往在港很少見,但近年成為一個港式特色般。另一種當然是傳統的行乞人士,外觀大多數是有殘缺,操普通話,寫上簡體字,有時候是個人,也有是家庭式行乞。

無疑大家理應有憐憫之心,對弱勢社群是給予幫助。但是從這些年的行乞情況,並不見給予支持是能夠幫助他們,反之是助長這種行乞風,甚至是幫了這些集團式經營的行乞集團。眼見有天早上有人扶著一名行乞者,然後放低他,之後便離開。這些現象必然是有計謀式的。此外不要以為只有殘缺者行乞,也見到一些老弱行乞,以為本港人士,但實際上也是來自中國大陸,比比皆是,最經典例子便是林鄭給予五百元予那位操普通話的行乞婆婆。

這並不是因為操普通話就對她有望歧視,而是有沒有考慮對倘若大家真的是想給予社會弱勢社群予幫助,作為在港生活的人士,理應是給予自己人幫助,多於其他人呢。而且這些行乞集團背後,是否有不法份子操控,大家心知肚明,如果幫了這些行乞人士,等於是幫了不法份子,那麼助長歪風和罪案也由你而起。

憐憫之心是有,但也要用腦去思考才要有憐憫之心,否則只是好心做壞事。

行乞程度越現嚴重,這不單只是影響市容(其實這是其次),而是對社會帶來嚴重的資源壓力,對本港社會不是一個好現象。

新聞報導現在有乞衣出到用QR CODE行乞,這樣真的是對我們那位退休人士雷鼎嗚實現了所謂的高科技社會發展了。真係多X話他的預言,現在流行到香港。這是進步還是退步呢,看不透。

伸延閱讀
數碼乞兒攻港!掃描QR code過數 網民:香港太落後只有八達通

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方逸華對香港媒體業的影響

新聞報導方逸華今日離世,享年八十三歲。她是邵逸夫的太太,同時也是他的商業上的左右手,方逸華協助邵逸夫打理邵氏兄弟和無綫電視多年。

從一些新聞報導,她對後輩很提攜,導演張婉婷和羅啟銳拍他們第一套電影《非法移民》,便是張堅庭拉線約見方逸華,而方則給了一百萬元做製作費,可見她對後輩是有心也有力。而且在過往多次訪問,不少演藝人都對方逸華表示謝意。包括陳鴻烈先生突然離世時,方表示會對他的家人支持,承諾供書教學,可見這一輩人是念舊情。

不過情還情,商還商,方逸華在主理無綫電視以及邵氏兄弟時,並未有見樹,甚至是讓這兩大影視娛樂企業倒退。邵氏兄弟曾經是華語電影中最成功的電影公司,但在她主理時,發展並無長足,甚至是停產,只是近年偶有作品,但無復當年之勇。而在電視行業方面,更見其遠見不足,魄力明顯不及先生邵逸夫佈局和遠見。

方逸華在2006年開始主政TVB,也是該台開始走下坡的開端,當中理由是主政期間緊縮開支,以保股東利潤,但投放資源不足,明顯與市場並不同步,未能與時並進。當中或多或少是邵和方倆人年事已高,再在商場上繼續發展下去心態不足,及後放盤就更為明顯。

而同一時間,中國大陸的電視媒體亦開放及改革,投放資源亦非常龐大下,在此消彼長下,本地的電視行業便被對手趕上。到了轉了主理人在陳國強之下,這種以「本地電視台」為基調就更加明顯,無綫昔日是以亞洲甚至是全球華人電視台為市場佈局發展下,但受到國家體制的規限,方逸華的管理模式,很大程度上是配合了國家政策,不走出去,改由國家的媒體行業走出去,所以緊宿或者不發大來搞是其當中理由也不定。不過在緊縮政策是為了股東交代,但就少了為觀眾交代,而無線股價多年不進則退,市值一直在百多億左右,並無增長,已見這企業的低潮。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千年初越做越大到及後二千年後期越做越縮,香港電視行業有如香港發展的寫照一樣。

方逸華在管數方面無疑是到家,站在股東立場,是沒有問題,但是電視行業和電影業是一種創意為先的企業時,保守的營商手法是阻礙發展,有如邵逸夫當年由電影轉戰電視,就是他成功看準到電視的影響力比電影更大時,就是他的獨到眼光。

隨著方逸華也離世,邵氏和無綫在香港媒體影響力也會逐漸減退,取而代之是國內的媒體企業進駐本港,香江荷里活的「特色」會否成為「紅色」,相信過多一兩年便能得到答案。

伸延閱讀
《三城記》玩盡Long D 導演多謝方逸華
女兒淒然落淚 六嬸承諾供書教學 陳鴻烈設靈無綫藝人紛致哀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董事方逸華因病安詳辭世 享壽八十三歲

Time十大Gadget看科技大國佈局

外國最喜歡出什麼十大、一百大選舉,樂此不彼,雖然有點泛濫,但是卻在一定程度上是提供一個指標和觀察一些現況。Time時代雜誌最新推出今年十大Gadgets 2017,當中的產品大家一定耳熟能祥,但同時間我們可以看到當今科技產品背後的國家結構形成,從而看到這些國家未來發展。

十大產品排位如下
1. Nintendo Switch (Japan)
2. Apple iPhone X (US)
3. Microsoft Surface Laptop (US)
4. DJI Spark (China)
5. Samsung Galaxy S8 (South Korea)
6. Super Nintendo Entertainment System (SNES) Classic (Japan)
7. Amazon Echo (second generation) (US)
8. Xbox One X (US)
9. Apple Watch 3 (US)
10. Sony Alpha A7R III (Japan)

以上十大產品,一定日有人反對也有贊同,但基本上這些產品的確是有一些特別之處。
第一位是今年火熱的Switch,單看初初推出就有炒價便是這款任天堂新遊戲機如此受歡迎,近日超級瑪利奧更是近期熱門遊戲之選。第二位則是好壞參半但絕對是手機界今年焦點所在的iPhone X,人面識別是該新款機的重大突破點。

我們看這十大Gadget中,美國的產品佔了五位,日本則佔三位,中國和韓國各佔其一。美國在產品創新和科技應用上依然是龍頭位置,短期內仍然難以取代,當中商業和技術上創新不是省油的燈,要說這個國家走下坡,還是有點心理安慰打嘴炮,科技大國之路依然牢固。而日本即使近年被亞洲對手如韓國及中國挑戰,但是基於根基雄厚以及產品的精細工藝及創意能力,仍然可以與其他國家爭一日之長短,並非如外界想像中的末落科技大國。

DJI是唯一入選中國的產品,航拍機之能夠在這數年上在消費市場成功突圍,DJI是其中一個重要推手,以往航拍機都是商用,但是DJI做到家用但專業水平,產品設計和應用也的確達到國際級水平,論真正中國創新科技,DJI可謂是首選,這間公司現時仍然未上市,但市值早已是獨角獸級數,從現況商業發展下去,相信DJI明年會準備上市,至於香港還是紐約,明年會揭曉。不是要沾DJI的光,DJI原可以在香港發展,可是香港投資者以及政府不懂市場,還在討論幾錢呎樓價可創新高之際,最後這張好牌給了深圳,實為可惜。

韓國最大財閥三星是由家電轉型為科技公司的一個成功典範。撇開該家族的貪腐問題,但從企業發展的轉型,是不少公司可以學習的對象。因為公司華麗轉身並不容易,隨時扭親傷身的。

這十大產品,歐洲產品未見蹤影,倘若是十多年前,諾基亞、愛立信等公司產品必然會入選,但近年歐洲經濟不濟也是讓該地區的企業未能擺脫困局,資金缺乏也使企業拖慢投資進度,成果自然會有所滯後。現在是寄望歐洲保持其自有的雄厚根基包括學術上的先進、工藝技術細緻,期望可以追回那失落的十年光景。

從十大Gadget看,無疑是太平洋地區年代,當中理由是人力資源以及技術的混合下的成果,中日韓美在中短期內,仍然會是創新產品下的常客。

伸延閱讀
The Top 10 Gadgets of 2017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