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8日星期日

李梓敬無品又無腦

年初三是赤口,果然是需要配合,香港政壇總有一些人以為夠左就等於忠心,以為這批鬥就是能夠在今天的香港獲取利益,這種人是香港的悲劇。

李梓敬在其Facebook指出不認中國人的話就不應逗利是,這種另類法西斯已經在香港紮根,對我們華夏文明是一個大毒瘤。

首先利是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如果要說慶祝農曆新年,並不只是中國人會,也更不只是華人會,不少儒家文化的國家都有這種習俗,韓國、越南甚至日本都會有這種逗利是的傳統文化,難道他們又是中國人嗎?再者,這種習俗一樣不是「中國人」會,華人也會,看看馬來西亞、泰國華人一樣會慶祝農曆新年,派利是,他們又是否是「中國人」呢?

如果以這種所謂的習俗文化來介定你是否中國人,這等於「熱狗」和「狗」的分別一樣,根本完全沒有關連。現在港人甚至不少華人也喜歡吃「撈起」,這種習俗又說是來自馬來亞,難道又說大家是馬來華人嗎?以習俗來做簡單的二分法,基本上無腦,是顯出低智的水平。

在新年找這些所謂的話題來攻擊對手,其實和早前周庭暗諷陳珮一樣無品,就是利用一些對整體社會完全沒有幫助,只短視眼見私利而作出的對政敵攻擊行為,實在非常之不要得。這種品格,對於自由黨而言,是一種負資產。老實說,他一說某程度是對海外華人、其他國家種族文化的人,的一種逆向歧視,為何我一派利是就一定是中國人。身份認同是嚴肅行為,這樣一扣人帽子,人家絕對可以向你嚴正譴責。

再者政治不正確,今天派利是是一種民間風族,連西人都會做,這又如何說呢?留意到李梓敬寫了這文在他的Facebook後,有一些留言相信是來自海外,包括是馬來西亞華人,顯然看見他的話語甚為不滿,這一說其實已經牽動了一些種族和諧神經。習近平倡議的一帶一路,馬來西亞華人、海外華人是中國的主要客戶,但要留意他們認同是華人但不等於認同是中國人,這種概念他們其實是分得很清楚,如果李梓敬這一說話其實是幫倒忙。因為海外華人隨時感到會被冒犯之感,人家的生活習慣,為何要被說到這些政治層面上去,並不是人人喜歡,無限地上綱上線。李梓敬是捉錯用神。

不過更加諷刺的是香港居然有不少人以為極左就是今天的出路,認為批鬥就是「好孩子心態」。但仍然不理解批鬥行為是適合在「吹雞」時做,沒有事請不要特意製造,否則是打擾社會秩序,有礙和諧。中共要的看門狗,但不是要一隻周圍吠的狗。還有很多人以為很懂「中國人」的潛規則,實在可笑。

至於李梓敬這種個人政治利益為先的政客,看他的經驗曾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助選,回來就說我愛中華,這些兩面人,感到嘔心。

Sue識韓風:韓國利是封是白色?
お年玉袋

2018年2月15日星期四

周庭英文叻但冇品

有時候一些媒體是想幫自己人還是豬一般的隊友,定還是市場真的有這種需要呢?

今日蘋果報導有關周庭到新民黨攤位踩場,在選舉上,這種互相攻對手其實是很正常,因為選舉其實就是一種競爭,但焦點卻是很重要。周庭在攻對手陳家珮其中的所謂要害,原來是取笑對方的英文。周庭英文能說,在香港雖然並不是去到叫做竹星口音,但總算叫做流利對答,但陳家珮無疑在這方面是較對方差,這是事實。

但這並不是用來攻對手的重點。要攻對手重點,並不是對手的弱項,而是對手的錯誤,而當中的錯誤是使市民覺得無理,不合常理以及會影響大眾的利益。陳的英文差關我咩事? 如果她差但能夠拉到鄭若驊下馬的話,DSE 英文唔合格都無所謂。英文叻但仍然做唔到野,幫唔到市民,一樣無用。學英文,我搵蕭叔叔唔好,要搵周庭你?

而重點是取笑所謂人家的不足,是無品的。英文叻係咪一定好威呢? 香港人還停留係黃子華楝篤笑當中英文叻是世界第一的境界,英文好就高人一等。所以為何食洋腸、ABC以及這麼多人要做偽ABC就是這個理由。

但這些只是普通市民的想法,走到從政仍然玩所謂的語言優勢就實在有點兒幼稚。而且取笑人家來抬高自身也更顯得品格上的不足,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這樣反而會更為失分,中立票會感到如此態度,而不去認真做事,反招人話柄。這種政治觸角,眾志實在捉錯用神,還停留學民思潮的年代,年輕人潮玩政治的態度,以往你還年輕,可以當作「你仲細」來掩蓋,但現在已經是大學生,仍然用笑人家英文作招徠。是否低莊一點。

這刻我便想起當年新東梁天琦在選舉時的策略就來得非常之高明以及俱有真正的政治家風範。在「100毛選舉論壇」上,眾候選人繼續玩膠,以為是可以進入年輕人市場,搞笑當吸Like,但梁天琦卻異常認真在「100毛」當中表達自己的政治理念,他在任何場合都沒有半點玩膠和鬆懈,這便能夠改變選民對他的態度,即使不同意他,至少你會認同他真的是落場認真去選,而不是年輕人只是得輕佻兩個字。

這便是今天香港要「玩」所謂的政治。泛民今天面對一些所謂年輕群眾,依然不懂定位。如果能夠吸到玩搞笑的市民,其實他們也不會是你的選民,只能是呃Like而不是吸到選票。真正會投票的選民的年輕人,必定是有想法而不是講玩的一批,他們會玩膠,但只在「玩」的時候,而不是在「做事」,這是兩碼子的事。現在泛民將吸like當選票的策略,實在無知的很。

如果要攻擊陳家珮,其實最好用就是近期律政司司長的議題,及至近日巴士車禍議題。她在受訪時說過不滿律政司司長的誠信,那麼你絕對可以針對這個要點,問她如果獲選如何對司長作出任何抗議或者反對,以及針對她的黨為何仍然支持司長呢? 這個已經可以讓她難以招架,因為她的政綱常強調維護法治,如果堂堂律政司司長也犯法,又如為維護法治呢?

這才是認真的選舉策略。笑人家英文,當刻會有人like,但最後有解決不到問題,挫到對手的政見嗎?答案是沒有。

你被人DQ,實在感到不值,一個香港人連自己基本的選舉權也沒有,是何等諷刺。理應以這種弱者身份去反抗對手,才獲得人家的同情,這種感情牌才是應該要打。

眾志的Spin Doctor,醒下啦。

伸延閱讀
隔牆有耳:被改名Angus 周庭踩場叫陳家珮做英文訪問

2018年2月13日星期二

今天是專橫政治的世界

平昌冬季奧運被不少韓國人認為平壤冬季奧運,無他,因為風頭被北韓領導層金氏家族搶去,由早前北韓說或不會參加今年冬奧到最後又轉呔,韓國還好似執到金咁歡迎北韓參加,最後組隊冰球聯合參賽,體育服務政治,開幕禮更聯合進場。平昌冬奧一開始就已經被金正恩玩弄於股掌之內,還派了其妹妹金與正做隨團代表,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會面,這一系列的外交手段,都比今年冬奧更引輿論留意,韓國總統的所謂和平外交,正中金正恩下懷。

金正恩只出這幾招所謂示好,文在寅完全收晒,好像把他當作貴賓般,但試想過去幾個月,久不久就射兩支導彈過你,飛過你上空,然後又不夠兩日又來過核試跟你玩鬥大,金正恩深知韓國人命貴過自已北韓人民九條街時,只視人命為他的籌碼,如何在這些籌碼獲取最大利益,便是他最終目標。

從金正恩的政治手腕,無疑是非常高明,但是從整個政治環境判斷下,他是俱有先天條件才能成功,就是他的專橫才可以作出如此的政治行為。因為他的專橫自然可以不需要理會外界的回應,獨行獨斷,無視國家人民的利益,因為在他眼中真正的國家利益是他自己的金氏政權,人民捱餓,生活貧困與他無關,所以繼續發射導彈來換取他的政治利益。

同樣地這種專橫在今天國際舞台也非常之有成效,當中中國和俄羅斯絕對是表表者,中國即使人權如何倒退,桂民海甩牙的訪問,活生生給大家上了一課什麼的課堂,心中有數。但你能奈中共如何呢?瑞典這個小國,救自己的國民都沒有能力,常說中共打嘴炮,今天是西方國家對中共打嘴炮才對,連梵蒂岡都要和中國交往,沒有人能夠向中共說不,中國繼續可以對自已的人民做一個Big Brother,對外經濟擴張但自身繼續保護主義時,中共依家可以大膽說一句「你咬我食呀」。

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完全體現出夠惡不說道理的政治觀,那個國家說過要出兵?俄支持敘利亞政府軍,即使有証有據也一樣無視國際社會的反對,對內的政治更是屈機,所謂的總統選舉有如被編排好的電視劇劇情一樣。

即使小如香港,律政政司司長的失德行為和敗劣的操守,大家如何不滿,但只要行政長官說要保她,然後一句包容下,建制開頭說司長有何不該,最後都是跟隨主璇律繼續做其木偶戲。因為今天的專橫的體制,無視群眾,因為強勢政府,市民毫無反對能力。

所謂的文明社會,尊重各方,西方賴以為榮的體制,今天正面臨最大的挑戰。無他,勢力不如人,你又不夠無賴,你又不會犧牲國民時,人家有如歷史上野蠻人打敗文明人一樣,歷史又再重演。

2018年2月9日星期五

還有誰未向中國跪低

梵蒂岡同中國正式交往,相信短期內會正式成事,台灣最重要的邦交國都可能因此而被斷交。天主教為了換取該教與中國的正式行外交關係,會對中國境內主教任命有所調整,可謂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進人家市場,心理自我調整,有如商業運作,面對中國,宗教強如梵蒂岡,都要跪低。

這幾個月,有關對中國跪低的新聞可謂曾出不窮,由零售到藝人再到宗教,可謂「百花齊放」。近年德國平治也因為一句達賴話語也即時要跪玻璃,藝人余文樂近日同樣因為旗下潮牌服裝因把台灣列為國家,也即時講句對不起我愛你,要給國家一個讚。

天主教教庭在中國一直被受打壓,但近日梵蒂岡卻跟中國有協議,願意換當地主教,自我的權力給予中共,可見宗教和其他商品一樣,沒有什麼不可以買和賣。但那位主教索隆多(Marcelo Sánchez Sorondo)說中國如何好,如何美,是最好的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對於一個崇尚天主的人看了這句話,而眼見過去教徒在中國的待遇,不無傷心。天主是要行神蹟,不是應該去一些仍然落後、墮落的地方嗎?如果中國如此好,那就不用去跪地朝見啦。你可以去其他地方,繼續行善積德,才是神所喜悅。但可惜的是今天的的教庭和真正的神,可謂相距甚遠。

從市場角度看,中國無疑是龐大市場,十三億人口,即使有一億相信天主教,也足夠使天主教的勢力重振起來。近年回教徒信眾大增,對於傳統的宗教是有一定的壓力,打開新市場,有如當年天主教來華一樣,希望可以擴大信眾版圖,普渡眾生。

不過當年清朝皇權和今天天朝帝權,還要變成無神論者的帝權體制下,梵蓆岡的角色比以前更難有作為。顯然西方國家即使與中國人打交道這麼多年,仍然未能夠摸透人家心思。反之中國人真的開始懂什麼叫做西方的遊戲。

由輿論建立,在海外建立不同偽西方媒體,輸出海外建立形象。反手大玩貿易全球化,推展產品到全球但另一方面也懂保護主義,免避對手進入自己市場。再到切斷米糧、斷米路要你講聲對不起才能做生意,到今天如何和宗教領導交換條件,這些技巧。其實西方社會一早有做,但中國今天和以往不懂,從前完全外行,到現在反過來撚得一手技巧,是不少西方國家意料之外。

短期內這些跪低動作,會繼續出現,暫時不會逆轉。

伸延閱讀
梵蒂岡主教盛讚中國 稱是天主教義最佳實行者

2018年2月8日星期四

《地厚天高》的一種無助感

近日網上很流行一段由中國網民剪了一段長達七分鐘的Trailer,全是過去數十年香港電影的一些精華剪輯,當中故事、意思和剪輯技巧都相當有意思,很有喻意。看出這位人兄對香港電影以及香港頗有一種情懷以及情意結。

這刻便想起早兩個星期前在藝術中心看了一齣紀錄片《地厚天高》,故事主角是梁天琦,看這齣電影時,梁剛剛入獄兩日,導演林子穎在開場時說了一句很感慨的說話,頓時整個人也感觸起來,鼻也一酸。

電影是圍繞著梁天琦在參選立法會以及被DQ及後助選梁頌恒立會的經過,以及旺角事件後有關控罪的事宜及其心態描述。從這電影看到梁天琦的一個頗為立體感的一面,不只是一些口號激昂之類,反而是多了他的內心感受。當中他對自己旺角事件上的責任承擔,特別感到他並不是外界所說「拋西瓜」的逃避責任的人,而是他說明自己兩年後早會進牢,也是預料之內時,這兩年便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事實也証明他沒有逃走,沒有不負責任,現在他真的接受香港法律結果。所以當年那些人對他恥笑的一群,請收回昔日的說話。

電影反映到梁天琦的思路,當中仍然看到他的年輕一面,年青人的一種所謂「鳩」,但說實話反而值得慶幸他仍然是會這樣「鳩」,而不是過於老態老油條心理去面對社會事情。但另一方面亦能夠看到他的心思也細密,甚至看得到在眾人當中他無疑是俱有一種領袖魅力。他一方面很政治現實說為了入議會什麼也做「屎都會食」,但另一方面亦痛恨自己有如現今政客一樣如此不濟云云,這些說話都帶動到觀眾對他的內心理解,在認識一個怎樣的一個梁天琦。

看這電影其實並不是沉重,當中有一些場口甚至幾風趣幽默,導演在故事拿捏得也算純熟,並不是一個生手,有笑有淚。

但看後卻感到一種無助感,當中理由並不是電影給你,是看後電影中的梁天琦,走來走去,說些鳩事,但今天卻在牢中服刑。今天香港所見到的境況,大家心中有數,如果還說香港沒有問題,也有如港府一樣在騙大家。一如那位中國網民的短片一樣,其實看後也有一種無助感,帶一點無奈,為何香港居然會走到這田地,不無傷心。

《地厚天高》暫時仍未能在正常院線上演,據監制說希望過多一陣子會有消息,從這事看見香港說沒有問題的話,你怎樣也不會相信,其實只是一齣普通不過的紀錄片,內容沒有歌功頌德梁天琦,但卻落得如此境況,相信導演同樣有其無助之感。

年輕人應該是無憂地去實踐自己的夢想,可惜在香港卻換來要香港年輕人踏進鐵窗之苦,心感有愧,這才是最無助。

2018年2月5日星期一

《街市遊樂團》教你如何不懂尊重人

老實講,想知道今日香港人係咪個個都係要人情味的話就一定要所謂嘅市井,而市井又係咪一定要無禮貌和粗鄙呢?

我唔知,但係每次見TVB播那個《街市遊樂團》就一定好肯定係教你呢種概念,三個主持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係無禮貌同粗魯,而這種行為被標榜為所謂「真性情」,真我個性。而更重要嘅係呢一套節目居然可以播到第三輯,意思係個節目收得,先會咁,可見香港人對呢種主持人係咁有市場。

昨晚星期日又播,節目主持人江美儀同另一主持麥長青正在介紹聯和墟街市自助餐,老闆好認真解釋佢嘅食店同有關嘅食物,但係兩個主持人真係當人無到,江美儀係度打斷人地講嘅野,係度扮搞笑鬧麥長青,而麥長青亦無理會食店老闆係度夾野食。

雖知道節目效果是特意,嘗試營造出食物好好味,以及搞笑搞氣氛認為鬧人係「巧打意」嘅感覺。但唔好將一些所謂既有的觀念套用去所謂的「貼地」,「貼地」唔係一定無禮貌,唔係一定不懂尊重人,不一定要所胃市井就要鬧人咁解。節目入面個食店老闆比江美儀打斷話題,其實佢個樣都心感不滿,無奈地苦笑,這種所謂介紹,真係唔做好過做。

以往阿蘇的飲食節目,常以鬧人痴線、茂里其實都已經好沒有教養,以為好笑,其實係沒有禮貌和不懂尊重人,時常所謂嘅真性情根本只是一種無教養的態度去做節目。時隔多年,TVB仍然用這種所謂賣「人情味」態度做節目,其實是虛情假意,真正教壞細路。

試下日後有位長輩在講述一些事情,有年輕人打斷話柄,看看會怎樣,難道這叫做可愛和有趣,到時又會說今日的後生仔真係無教養呀。但電視上那幾位主持人也是一樣,還要是四五十歲的成年人,這又可以?

不過又難怪TVB,這個節目可以做到第三輯,即係有收視,有人接受到這種主持人風格,主持人亦會恃住有收視然後會話有人喜歡這種風格,又會說繼續自我,做返自己云云。事實上這三個主持人在這個節目時,常常都不會理會受訪者的感受,有意無意在挖苦人家之類當笑話。經典一幕就是江美儀取笑自己要做街市的售貨員,是否意味著這工作不得人喜歡呢? 職業無分貴賤,一方面又所謂廉價地販賣所謂的「人情味」,另一方面卻看不起人家的工作,這是什麼玩法和態度?

有時候看一些台灣節目,也有類似常常講及一些地道鄉土情,但很少會以這種「爛笪笪」的演繹方式,他們的在地是以當地的口語、地道文化去介紹,但絕少會以無禮方式去演繹。現今香港人將「無禮」、「不尊重」等於「貼地」、「人情味」,這種概念和心態絕對不要得,甚至要改。否則只會把香港本土文化淪落到不是「貼地」,而是賤過地。

香港要謹記粗鄙、無禮不等於本土有人情味,這是兩回事。

2018年2月4日星期日

《戰雲密報》思想導出自由可貴

《戰雲密報》有史提芬史匹堡、湯漢斯和梅麗史翠普,這個配搭可謂「無得輸」,單看這三個名已經要你掏腰包入場觀看。無疑這電影俱有吸引力,但基於期望很過,反而感覺有頗大落差,但是絕對要讚這戲的中心思想,「自由可貴」,特別在今天的香港社會,更加感到這戲是說給港人一樣。

純粹以電影角度看這戲,並不是史導的最佳作品,因為該戲缺乏高潮位,導演平舖直敘把一個歷史故事描述出來,對白也不見得有精心編排,其實是有點失望。演員湯漢斯和梅麗史翠普在這戲的演繹是中規中矩,未算突出。但這戲不至於難看,從電影結構的手法,依然有可觀性,只是不是經典。以往荷里活不時會以新聞為題材的電影,當中近年最值得一讚是《Spotlight》,由故事的吸引力、演員演技以及編導演的手法都非常成功,因此能夠拿奧斯卡最佳電影是實至名歸。

《戰雲密報》同樣是講新聞,當中是涉及到政治新聞,其內容是更為震撼,影響更為深遠,如果從真人真事去看,史實比電影更為值得去看,因為是涉及到美國的國家憲法。而這電影最終目的也是帶出這個訊息,就是自由的可貴,言論自由的重要性。新聞從業員的職能是社會的第四權,是監察政府,而不是為一個政府而做事,而是為公眾而生。故事是就是涉及到當時美國的社會的公眾利益,政府把越戰事實掩蓋,以瞞騙人民,《華盛頓郵報》以及《紐約時報》決定登出,即使要面臨政府起訴也不計較,而最終最高法院也裁定報界是勝利。

史提芬史匹堡相信是希望透過這電影來為現今社會給予一個訊息,就是人民的知情權以及言論自由的重要性,並不是政府或者任何人可以操控。今天社會正正面對這個問題。可能全球也面對這個問題,所以這戲套用到香港人身上,一樣身同感受。政府以及利益集團嘗試操控人民的言論自由,不給予一個真實的畫面予人民知道。

《華盛頓郵報》是美國老牌報紙,該報一直是美國俱有公信力的報紙之一,地位崇高,以往該報是由Graham家族,也曾經風光過,即使有如《華》這種重量級報館,依然面對經營困難,就是因為互聯網的衝擊,到了2013年以2.5億美元,賣給Amazon創辦人Jeff Bezos,可見報業在新時代環境下,即使有功為人類寫下重要的歷史任務,自身也要面對排戰。報業多年來面對互聯網媒體的即時與免費資訊的不斷衝擊,報業的盈利走到今天,也未能找到一個能夠堅實生存的方法。

回想互聯網正式真正流行也大約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也是當時報業最光輝的日子,因為人民對資訊的需求極大,報紙一直是提供資訊量最大和最深入的來源,可是光輝的日子也是迅即跌入谷底,互聯網能夠提供即時資訊的平台,使報紙成為明日黃花,其重要性降到最低,以往電視和電台可以快但是不夠深入,報紙還有其價值,但是到了互聯網環境下,情形可謂完全改變,因為互聯網可以包攬了電視台和電台的快,但同時可以有報紙的深入內容。這樣報紙的地位便急速下降。

但報紙地位日益下降但並不等於新聞的地位下降,而在今天新聞的價值更形重要,記者的職能其實比任何時候都更重要,因為今天記者以及提供資訊的新聞機構肩負起快精準。但所面對外來的壓力,更加嚴峻。政府的左右、財團的操控、既得利益者的介入,對新聞從業員更添壓力。

今天香港新聞從業員以及媒體老闆,能否有如電影《戰雲密報》般一樣,不怕外來壓力頂住,為人民導出真相呢?如果香港媒體老闆有如梅麗史翠普的角色Katharine Meyer Graham般勇,相信香港會更加成功,更有值得香港人信賴,不過今天的媒體老闆所面對不是當年的美國政府,如此可以尊重法治,這是港人最感到無助。

如果香港要拍一套《戰雲密報》,單是問誰會有電影老闆和報館同意過拍,已經是最大的問號。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